「說服」本身是沒意義的,我們在做的是用專業對待「溝通」上的每一件小事 -公關顧問總監 周婷筠Sheila Chow

「說服」本身是沒意義的,我們在做的是用專業對待「溝通」上的每一件小事 -公關顧問總監 周婷筠Sheila Chow

不論對於「華文公關獎」或是台灣公關產業而言,「VOCAL MIDDLE 布爾喬亞公關顧問公司」、「周婷筠」都是近年相對陌生或新鮮的名字,前者除了在2017年方完成更名,從經營團隊的組成觀之,也並非以資深公關人為核心;後者雖投身公關產業十餘載,但同在2017年方自香港而來,轉戰台灣市場。

2018年VOCAL MIDDLE首次參加「華文公關獎」評選,其中公關顧問總監周婷筠Sheila獲得2018年第四屆「代理商公關從業人員獎」,本屆大會以「共創x共好」為題,期促成同業間之交流,在會後VOCAL MIDDLE特安排專訪,邀請Sheila綜合兩岸的從業經驗、與台灣同業交流,分享對於產業的觀察。

採訪、整理/張晏慈

VOCAL MIDDLE採訪團隊問(以下簡稱問):先從獲獎開始說起吧,對此有什麼心得呢?

周婷筠答(以下簡稱答):過往不會特別去拿個人的獎項,但這次能得到「華文公關獎」的肯定,當然是開心的,除了「公關」一直是自己鍾情的領域外,「外部顧問端」也是一年多前來台灣時為自己選擇的挑戰。

此外,我自己覺得這個獎蠻有意思的,過往在香港也有參加過一些獎,但從華文公關獎的設計規劃中可以感受到,除了給予從業人員及團隊肯定外,也積極促成產業內外的交流,我們也期待這些交流可以讓大家去找到一個好的方向,或是讓不同產業的人去了解公關的價值在哪裡。

而在公關業做了十幾年,不論是品牌端、代理商端、外部顧問端,我覺得作為一個「公關人」還是要時刻保持對於溝通、行銷的熱情,在過程中思考怎麼去連結市場與品牌、怎麼把「溝通」做得更好,而這就是公關極關鍵的價值吧!

 

問:說到「價值」,「有效溝通」的確是最根本的核心,但它卻極其抽象,若價值無法有效彰顯,外部的顧問則無法說服品牌客戶買單、品牌端的公關人則無法說服高層的決策者提撥預算,甚至站在產業的立場,雇主也難以說服人才投身。為此,「公關」的價值究竟該如何丈量或定義呢?

答:首先要釐清一下,我從來沒有要說服誰進來,也沒有要說服誰買單,「說服」本身是沒意義的,我們在做的是提供好的東西吸引需要的人過來。至於怎麼讓對方知道這個東西好?舉老闆常說的,「You Name It, We Fix It.」,用我的語言就是,所謂有效溝通就是我們聽得懂對方在講什麼。當客戶提出需求時,除了表面的指示,我能夠理解背後真正的痛點或渴望是什麼,所以我可以給出到位的方案、解決對方的問題。

至於解決方案的組成,一般人很容易想到公關就想到媒體關係、活動管理、危機處理,或是新興一點的社群經營,但若由我來定義「公關」,還是不脫「溝通」的本質。今天市場已經開始意識到招式僅是最基本的,品牌期待的是外部顧問能提供什麼樣的溝通策略。包含面對求職者也是,在台灣面試了不少求職者,很多人都提到我們在官方平台上呈現的樣貌很不一樣,那個「不一樣」不只是企業文化,更包含我們陳述自己服務的方式,他們留意到我們在講得不只是「技術」的盤點,反而更著重在如何布局整個溝通的脈動,而這就是我們在聆聽、回應市場聲音的過程。

回到這次的「華文公關獎」,我自己也期待對內強化大家的信心,在經營上,VOCAL MIDDLE選擇了一條截然不同的路,而市場、產業的反饋也持續證明我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問:延續剛剛說的「不一樣」,剛來台灣的時候的一次專訪中,妳提到因為VOCAL MIDDLE在論述上呈現的文化很不同因而加入,經過一年多的參與後妳怎麼看這個環境?

答:我是蠻典型的香港人,行事作風非常直接,但這邊的工作環境跟在香港其實沒差多少,我們非常open to discuss,就算是一個剛出社會的顧問也有表達自己意見的機會,也許會被笑、被指教,但在這過程中才會造就群體的成長。同事相處不只是作為一個nice person,而是能不能透過一加一發揮大於二的價值,創造更多的驚喜。

另外回到服務上,這裡很重視「互利」,不只是面對內部夥伴,同時也適用於跟客戶的合作上。專案不是名氣大或預算多就接,而是仔細地思量客戶需要什麼、我們可以提供什麼、我們可以如何為專案錦上添花,或利用公關策略助品牌從困境中突圍。有些案子既大、也有預算,但若團隊專擅的策略擬定無法居中發揮價值,或是團隊會累得半死但找不到成就感,這些都會促使我們省思評估,這真的符合我們「創造價值、解決問題」的使命嗎?對於經理人而言,要貫徹始終這些精神都是難得的,幸運的是,我加入時VOCAL MIDDLE已經累積了一定的基底,以致有這樣的空間去堅持。

過了一年多,我依然真心喜歡加入VOCAL MIDDLE這個選擇,在挑戰下伴隨著驚喜與壓力,但壓力來源不是市場、不是公司,而是團隊。從初階顧問到中階主管們都正處於急速成長的階段,面對高度投入的夥伴,作為總監我到底可以為團隊做些什麼?當身處這樣的環境,我如何利用這個平台發展出更好的公關團隊?我們要訓練的不僅是會踢正步的兵,而是可以回報前線發生什麼事、一起訂定進攻策略的夥伴。而作為帶兵的主管,如果我是一個軟弱、沒有定位、找不到價值的總監,我的團隊只會跟著我一起模糊,客戶要什麼就做什麼,如果真當如此,我們怎麼看清楚自己的價值?

 

問:整體而言,Sheila感覺對台灣公關產業抱持著蠻樂觀的態度,上述關於組織內的陶成,的確是企業經理人較能優先掌控、也是VOCAL MIDDLE開業以來致力發展的部分,但面對VOCAL MIDDLE常說的「服務老化、市場極小化」兩議題,妳怎麼看呢?

答:不會說挑戰不存在,但沒有瓶頸哪來的突破口呢?這兩個議題是相連的,先說市場極小化吧,每家公司的服務定位不同,有些只提供初階服務,能夠把價錢壓得很低,慢慢地市場以為「公關」只能發揮這些價值、或是只值這個「值」,然後慢慢地願意付錢的人也越變越少,服務影響市場、市場造就服務,這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而在這個循環間,還是有些品牌的需求沒有被滿足,自然地就需要有業者跳出來做些改變。

講直白一點,做公關做擅長什麼?就溝通嘛!聽得懂客戶要什麼,說得清我們可以提供什麼,但不只是嘴上說說,團隊中的每個成員都要重視自己的作為「顧問」定位、知道自己的價值,在每一個與客戶的接觸點上,呈現的面貌高度都是不同的。

也許客戶一開始只想找一家活動企劃公司,或是尋找數位廣告代操服務,但透過理解需求的核心與本質,堅持從溝通策略出發、議題建立思惟開始,不論案子大小,以標準專案流程待之、以數據分析為後盾,客戶自然會感受到我們是如何用專業對待「溝通」上的每一件小事。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