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問專訪】既然這是一個玩不死的遊戲,為何畏畏縮縮不敢玩?-資深公關顧問 蔡旻樺

採訪、編輯/張晏慈

今年四月的 Workshop 後,我們多了一位資深公關顧問 Jasmine Tsai,同時也是了第一屆Shine Your VOCAL「新聲代發展計畫」的受訓顧問中的第一位升遷捷報。在訓練發展計畫中,我們最在乎的不是「存活率」,而是在這樣的體制下,什麼樣的角色會像口袋中的錐子脫穎而出,而那個角色是否正是我們期待共事、長期發展的夥伴。以下邀請 Jasmine Tsai 在升遷後,分享這近兩年的歷程,如果您也覺得在這樣的環境下能夠出類拔萃,歡迎接棒發聲!

在最近的「角色定位發展訓練」中,我們有提到:一位新進的公關顧問到升遷前,大約需要經過近兩年淬鍊,其中通常會歷經「摸索期」、「探索期」、「突破期」、「發展期」。作為Shine Your VOCAL「新聲代發展計畫」第一屆受訓顧問中,第一位晉升的公關顧問,能跟準備加入的新鮮人分享妳2018年加入布爾喬亞至今,近兩年的「打怪歷程」嗎?

其實我那時候看到 Sheila(註:前述訓練中的主講顧問)提這24個月的時,覺得非常有感。我相信每一個剛進來的人都是「老虎」的心態,覺得自己一定要幹一票大的(笑)。前六個月對我來說除了是「摸索」,同時也是「衝刺」,因為「大學畢業」對市場來說就是一張白紙,有太多東西要學,所以我自己也沒有思考太多,就是專注學著把每一件事做好。

但我那時蠻幸運的吧!遇上適合自己的案子,《美強生》的案子磨練我的基礎能力,《愛茉莉太平洋》的案子讓我在媒體溝通上打下基礎,這兩個案子累積起來的業績,也是最後衝破試用期門檻的主要原因。

但衝破之後,問題來了,低潮期。「通過試用期」真的是很大的激勵,對多數人來說都是拚命換來的,一旦成為正式員工就會對自己有很高的期待,簡單來說,就是「自信爆棚」!開始期待自己是不是可以在一年半載後升遷,但事實上,中間還有一段「自我認識」的功夫。這過程就像老闆之前那個關於「春、夏、秋、冬」的故事吧。

有兩個園丁各自買了一片花園,第一年,甲園丁從春夏秋冬每一天都認真地修剪,越靠近冬天,可以修剪地東西越少;乙園丁則四季都在園子裡喝茶、賞花、看書。第二年,甲園丁沒有東西修剪了,只好出門買種子;乙園丁則開始依過往的觀察,順應天時,按花季修裁。我覺得我就像是在春天種好了「執案」的花,到了夏天才發現,自己更擅長養「提案」的花。

當初聽到的另一個領悟是,每一個耕作者都要經歷春夏秋冬,也就是探索、撞牆、突破、跟發展四階段,在不同的季節會看到不同的風景。一剛開始在春天都看到好的,一到夏天、轉熱了,有些人就喊熱、不想堅持了,覺得失望了,不符合期待了;但是若能撐下去,又能感受到秋天的涼爽,鬥志開始高昂,覺得什麼都可以實現;緊接著是寒冬,再一次想著如何撐過去。走過完整的一次循環,才會看到事情的全貌。一旦跨過某一個檻,眼前的路一塊一塊亮了起來,感覺公司常說的使命、願景開始跟自己的工作有關連。

這些夏冬的壓力測試是妳刻意幫自己找的,還是主管、公司給妳的?

我覺得是前者,有點像自己找死,正在歷經過了剛過試用期的「亢奮期」,每個案子都覺得自己可以接,公司一說有新案,就會去爭取,但試了幾次後就知道自己的盲點,開始發現原來自己是個「小妹級」。舉例來說,我發現我還沒準備好當個 Project Owner、Finder,中間有很多不成功的經驗,連騙案子的經驗都遇上了(笑),雖然是挫折,但也是轉捩點,會看見自己不一樣的一面。

那時候我自己有額外下一個功夫,起初發現我很不擅長提案階段的「動腦」,但「新聲代計畫」又營造出很強烈的競爭跟合作氣氛(註:自 2018 年起,針對準畢業生設計的新進顧問訓練發展計畫),一起受訓的顧問間有很多的交流,但也有互相競爭,很想贏的心理,我很怕自己因為在動腦會議上沒有貢獻好的觀點,喪失了獲選為專案團隊的機會,平時就刻意地留意媒體議題、生活周遭的公關行銷手法,久了就幫自己留下「很能將生活經驗應用在工作上」的形象。

不過這階段也會有一些更深的適任疑慮,嚴重的時候真的是每天哭,那時候我覺得公司給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即使我變成這個樣子,公司還是沒有放棄。理解我的狀態後,公司也下了換組的決策,我很感謝第一個組帶給我的養分,但當下我需要不一樣的管理風格。我也記得 Sheila 說過一句話,她說:「妳到底在怕什麼,反正如果天真塌下來,也不是妳要擋;妳擋不住的有 Amber 擋;Amber 擋不住了還有我。加上公司既有的管理體制把關,不管怎樣就是不會讓妳掛,既然這是一個玩不死的遊戲,妳為什麼畏畏縮縮不敢玩?」雖然每個主管都有一堆事要忙,但當時他們跟公司還是願意扎扎實實地投資這些時間在我們身上。

回頭來看,其實這階段我覺得是蠻好的測試點,遇上時多數人都會想放棄、會懷疑,這時候就能看出自己適不適合這間公司,有沒有持續突破的能力,因為春夏秋冬會持續循環,挫折也還會再回來。

我們說「突破期」會出現升遷的預兆,回想當初,妳有察覺到什麼嗎?

工作速度跟可以承受的專案量吧,我們每次週會都會盤點專案,早先身上只背兩三個案子,有時也做得一蹋糊塗,到後來同一時間參與七八個案子還是游刃有餘。我記得「光輝九月」有一次早上出門時(註:2019年9月公司整體業務創新高,內部封了「光輝九月」作為代號。),我清點了一下專案,發現當天我有 12 個專案要忙耶!埋頭苦幹後,一個回神,自己能接的專案量已經是當初的四倍高了。另一個轉變是,開始聽得懂主管說的話了,像是為什麼要有這樣的流程制度,為什麼面對客戶、媒體、供應商要有一些特定堅持,就像前面說的,走過了一個檻後,會開始看清眼前的路和公司的願景使命,那些以前覺得有些模糊的東西。

在那之後我就一直跟我的主管 Amber 說我很想升遷,同時也很後悔之前浪費時間在低潮期,沒有累積足夠的業績。最後推我一把的,其實是上個月公司換座位的事情。以前都是按照組別座,平時身邊做的就是自己的主管、同儕;換座位後,改為同一個職級的人坐同一區,當時我坐在「Grade 1 Level 1」這一區,看著「Grade 1 Level 2」那區就有很強烈的距離感和危機意識,也產生一個很強的動力,我真的很想坐過去!

那現在升遷後,會擔心下一段「升遷後撞牆症候群」嗎?

已經有預感接下來應該又會有一段蠻痛苦的時間吧,但我想更多的壓力來源會是來自自己的要求。這次 Workshop 上看到 Allen 跟 Tina 拿獎,其實對我有蠻大的刺激,我覺得這些人都是創造傳奇的人,就像 Amber、Alice 之前的業績巔峰一樣,但我在這裡還沒有自己的傳奇,我希望能做出一些事情,在若干年後,大家還會覺得這件事情了不起。如果用「打怪」來看的話,我知道跟之前一樣,現在前面會有一段要摸黑的路,路的前面會有一座山,過了山後才會有一片海闊天空,但現在是走第二次了,就比較不會這麼怕了。

-----

Jasmine作為家中的長女,在加入我們後的首6個月經歷了「原來只是小妹級」的打擊,在重新認識自己的過程中一直努力學習及產出; ​在過去的1年,她患上了post-confirmation syndrome,在跌跌碰碰、哭來哭去中,卻也立下決心對自己擔當、一定要做出成就,每天穿戴整齊地準時上班,努力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 ​在剛過去的6個月,從第一個成功拿下的finder job,透過積極參與、投入了解客戶的需求及不斷的調整,帶來了第二個finder job,並拿到更多機會。 ​謝謝妳,在迷茫中沒有迷失、在沮喪中沒有低頭,在持續的挑戰及突破中成長為更有影響力的顧問。  Shine Your VOCAL  Become the VOCAL,請與我們繼續互相成就,創造更多價值。

-資深公關顧問總監 周婷筠 Sheila Chow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