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問專訪】BP 在建立一座城堡,而 PR 是從城堡帶著武器出去打仗的那群人。-策士事業群經理 孫育芝

採訪、編輯/張晏慈

「公關顧問事業群、策士事業群、營運事業群」三角鼎立、均衡穩健發展的設計,在台灣公關顧問產業中不是常見的做法,但卻是《布爾喬亞公關顧問》在長期發展中,仰賴的重要優勢,其中「策士事業群」的定位,是在內外激發最多討論的角色。隨著組織規模的增長,「策士事業群」在今年度也正逐步擴充,為能向更多對有志深耕「組織營運、服務設計、市場研究」等領域的人才伸出邀請的橄欖枝,本次邀請甫於去年底自「公關顧問事業群」轉調「策士事業群」,並於今年晉升的新科經理 Alice Sun 開箱我們正在尋覓什麼樣的夥伴。

妳是公司內少數擁有「公關顧問事業群(PR Consulting Group,後簡稱 PR)」、「策士事業群(Business Partners Group,後簡稱 BP)」深入工作經驗的顧問,從妳的角度來看,「策士事業群」在《布爾喬亞公關顧問》的角色、以及被賦予的任務究竟是什麼?

我轉過來BP之後,被不同的人問過很多次類似的問題,包含PR的顧問、新加入BP的同事、或者應徵者,大家都很好奇這個部門到底在幹嘛?平時聽過很多種不同的說法,像是「立法院、司法院、行政院」的比喻(註1);或是將BP的工作收攏為「流程化、制度化、模組化」的論點。但我自己最喜歡的,也最常跟別人分享的是老闆一次偶然說到的概念,他說我今天在做的事情就像「建築師」。

(註1: 若以政府的部門比擬,「公關顧問事業群、策士顧問事業群、營運事業群」剛好對應到「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三者。「策士顧問」是組織、服務的設計者,同時也是市場進攻研究的規劃者;「營運顧問」是延伸流程、制度的把關者;最後「公關顧問」則是在上述資源及規範下,實際執行服務、帶兵打仗、進攻市場的角色。)

一間公司的成形,尤其是我們公司要成形,它一點都不簡單。它的整體架構,從老闆思考的面向來看,其實是非常遠大的。我們像是要建立一個大城堡,建造的過程中我們要關注的面向包含「組織」、「服務」、「市場」。我們要進攻哪些市場?哪些市場需要我們?為什麼在這個市場中我們有勝出的機會?他們會買單什麼樣的服務?以及我們內部要如何去養成提供服務的人?這些都是BP在思考的問題。

簡單來說,BP就是建立公司的一群建築師及工人,我們思考著城堡蓋完後,外人會看到什麼形狀、接收到什麼感覺;在打地基的過程中,要建立哪些流程、哪些規範。這其中的每一個面向都跟我們有關,只是剛好我們是間「公關顧問公司」,所以最後建立出來的城堡,會呈現一間「公關顧問公司」的樣貌。BP在其中的責任,就是讓這間公司可以順暢運作。

在布爾喬亞的招募文件中有提到:最關鍵夥伴的條件便是「Builder」,因為一位好的Builder,必定也是一位優異的「Thinker」與「Doer」。而這份期待在每個部門都適用,具體來說 BP 的工作項目有哪些呢?妳們建構的城堡和其他部門建構的,有什麼不同嗎?

「BP是在建立一個城堡,可是PR是從城堡帶著武器出去打仗的那一群人。」這是我另一次聽過的比喻。PR外出打仗時需要什麼樣的武器,他們對外要怎麼介紹布爾喬亞的服務,我們需要養成哪些能力,我們需要什麼樣的人,BP該如何在PR出去之前做好萬全的準備。至於BO,就我的理解他們則是在法務、財務等營運面向上各司其職,把制度落實得更完整、更扎實,守住我們的大門與城池。

延伸一點,在 BP 的工作日常中,我們常提到「未來性資產」這個概念,對妳的工作而言,這代表什麼意涵呢?

這跟第二題有點關聯,作為 PR 團隊時,我們非常重視績效,他們在每一個當下有很明確的任務、行動、企劃,目標是解決客戶及專案的需求。但對 BP 來說,我們則是看著這些不同的行動、計畫想著,接下來我們還需要做些什麼?假設 PR 當天已經準備去跟客戶談話,已經要出去打仗了,我們才想到「啊!他們應該需要某件武器」,那肯定是來不及的。所以,一定是在每一次事件發生時,我們就開始想著,如果這件事情重新再發生,或者未來要長久經營的時候,它應該怎樣被設計。看著當下的事件反應,思考著未來該如何精進,以讓整體的運作更流暢、更有效率。

以我自己的工作內容為例,因為我有在 PR 部門待過,對我們的服務、以及如何介紹我們團隊是有理解的,所以剛轉調 BP 部門時,主要的任務是把「服務」建構得更完整,包含論述的定義、對內的教育。但轉過來一段時間後,會發現,若要優化「服務」,首先需要解決「組織」運作上的效能。

我的職稱裡寫著「Services & Operations」,雖然 Services 放在前面,但我發現我轉過來的一大段時間裡,都在作 Operations 的事。舉例來說,我們一直想著服務要怎麼做,但如果發現大家連我們有哪些服務都說不清楚,那麼首要任務則是從訓練開始做起;或者我們要推廣服務,卻發現內部缺少了讓我們快速運作的工具,那我們就該從不同面向去補足我們在營運上缺乏的東西,最後回頭強化「服務設計」的角色。

在布爾喬亞我們很講求「適性發展」,而 Alice 的轉調則充分展現這個文化主張,能請妳分享一下,我們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機制,在找同事的定位呢?

「找定位」這件事對我來說其實是很自然的過程,我已經不是初階員工,比較不會有撞牆、挑戰、摸不清楚方向的過程,反而是在一個比較舒服的空間裡面去爬梳自己的定位。至於 PR 跟 BP 的差異,雖然他們專注的面向不同,但我們會說,BP 最後會成為 PR,PR 最後會成為 BP。

PR 訓練的東西是相對明確的,我們檢視的是每一個落地執行的項目,最重視的便是妳的執行力,例如拜訪一個客戶、接一通電話、寫一份提案、寫一篇新聞稿等明確的項目。它是透過一連串高強度的訓練,讓顧問進來後能夠面對不同的專案、不同的客戶、以及不同的任務。

至於BP著重的面向則會比較前端,它看的不是能不能作出一個簡報、打一通電話,而是看你做的每一件事,最後會在哪些地方產生影響力,它講求的是思考的完整性,以及面對事件的組織能力,她需要的是在面對未知時,能夠分析、能夠解讀、能夠面對挑戰的勇氣。若收攏一點BP需要的能力與特質,應該就是我最近一直會想到的一句話:Brain is the new sexy。如果你不動腦的話,你其實不會知道自己所處的狀況,相反的,你想出來的東西可能會很有趣。舉例來說,我們常看跟團隊有關的數字,研究數字的變化,看著數字變大、變小的趨勢,就要能進行解讀,思考接下來團隊還要採取什麼行動。

但PR最終也會面對這些課題,BP 也會需要 PR 的特質,否則我們也沒辦法把東西落實下去。舉例來說,我今天很擅長研究,有很強的數據解讀能力,但我沒有辦法把這些東西跟人分享、與人互動,讓其他人理解的話,那不會成為一個夠強的 Business Partner。雖然 BP 跟 PR 在一開始會有一個明確的分野,但最後都會成為一個角色,當你擅長的特質夠強大的時候,你也會能讓其他的特質成為你的養分。而這些定位,都會在日常中一連串的假設與驗證中,不斷調整,不斷為每個人重新確認當下最適合的定位。

-----

Congratulations to your level up after all the challenges accepted and accomplished in the past few years.​

​I am proud to be on your side to witness the growth from a young lady who eager to prove her own uniqueness but a bit lost, to a confident lady who dare to speak and able to recognize herself.​

I am very much looking forward to work with you.​

Keep calm and carry on! 

 

-執行長 鄧耀中 Joseph Tang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