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the shark in the tank

Be the shark in the tank

「我們寧可戴口罩也不願戴眼罩」-出差回國有感 這一篇由阿原肥皂創辦人寫的心得文今早在我的朋友圈內傳了開來。

撇開對此人與公司的正反評價,這篇文章寫的真實亦來的即時。

今早,是Sheila Chow (註1 : VOCAL MIDDLE 消費產業驅動事業群 公關顧問總監 周婷筠) 第三個月review。來到會議最後,我給了些許期待與要求,但有一件事我是拜託她的:請她提升對員工的要求,我不希望她來了台灣後反而失去了對工作品質與速度的堅持,只是因為要配合部分台灣工作者可悲的工作效率與自我要求。這個拜託,不僅是對內,也是對外,更是對上如我。

我跟她說:be the shark in the tank; be the mover and shaker in the office.

 

你呢?

 

這篇文章寫的有感。

 

講到香港人,他提到高效率。高效率是來自於對流程與自我掌控事務的通盤了解與掌握之後的產物,當然也是自我紀律與要求、更是一種聰明的工作方式。

講到日本人,他提到細心與完整。細心與完整是來自於對品質上的要求與堅持,這是讓他人產生敬意與信任、依賴感的重要元素,而往往,工作是否順利,在於能否得到他人的信任、尊重。

講到中國,他提到視野與論述能力。我常說,能夠問到對的問題是能力的一大展現,視野、論述,是問對問題的正面衍生表述。當你有這種能力,與你工作最是輕鬆,因為我們可以直接進入到正確的議題討論與進行,而完全不用浪費時間在早就應該完備的前期準備功夫上。

當然,這不會是每一個人。但這是多數人一起產生出來的集體印象,叫做文化。

那麼,講到台灣,你會提到什麼?人情味?便利性?總之,不是效率、不夠細心與完整,遑論視野與論述。

當然,這也不會是每一個人。但這還是多數人一起產生出來的集體印象,叫做文化。

 

日前與Evelyn (註2: 俞又文 Evelyn Yu 於2016年加入VOCAL MIDDLE前身 – 奧堤創意,擔任Business Partner, Ecosystem Builder,目前於美國名校Michigan Ross MBA深造) 聊天,她說我要求太高很難滿足,還好她自己也是個自我要求高的人,所以都還挺的住。到了美國、去了亞馬遜,她才發現這種要求是普遍的工作狀態,所以全體的運作順暢且充滿動力。

在年輕的布爾喬亞裡面,我也看到了幾位夥伴對自己要求甚高,這是好事。

只是要求甚高就是一個開始,我期許效率、完整性、以及視野。那可是千錘百鍊下的產物。

 

我期許各位夥伴拿出氣魄,在布爾喬亞,我們沒有圓通大師,我們不苟且、不妥協、不隨便、不虛應故事。

倘若你看到我苟且了、妥協了、隨便了、虛應故事了,我也歡迎夥伴們即時指正我。

推薦閱讀:畫地自限,莫此為甚

我常說,我們的團隊總是要令外人感到害怕,不是因為我們很兇悍,而是我們總是準備透徹。這個透徹,會讓外人不能輕忽我們,所以他們自然也要準備透徹。

我知道很難,但難做的事才有真價值。

 

這就是布爾喬亞。

一起努力,挑戰 -est!

Close Menu